(霹雳同人)[霹雳/黑白] 变形记之凤凰游+番外_蝴蝶悟空/悟空的

[黑衣X白衣] 变形记之凤凰游 作者:悟空的小蝴蝶

简介:

魔皇诛天与天策真龙一战,双方损失巨大,逐渐式微。

彼时,妖刀界之主妖后乘虚而入,不费一兵一卒轻松入主腾龙殿。而妖后的爱子黑衣剑少,在万众瞩目下,顺理成章地成为新的腾龙殿之主。

黑衣入主腾龙殿后的第一件事,便是下令命右护法召回魔剑道的少子——白衣剑少。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爱情战争 天之骄子

第一章 变身

魔皇诛天与天策真龙一战,双方损失巨大,逐渐式微。

彼时,妖刀界之主妖后乘虚而入,不费一兵一卒轻松入主腾龙殿。而妖后的爱子黑衣剑少,在万众瞩目下,顺理成章地成为新的腾龙殿之主。

黑衣入主腾龙殿后的第一件事,便是下令命右护法召回魔剑道的少子——白衣剑少。

右护法领命而去,不出意外地在孤独峰上找到了白衣。

只是,经历过这么多是是非非后,原就淡泊性情的白衣,对这个混浊的江湖越发心灰意冷。

他拒绝了右护法——这也是他第一次违了皇弟黑衣的意愿。

“皇弟必能胜任。”

右护法急了:“少子!请少子再三思量,你不辅佐新皇,又能去哪里!?”

空灵的眼眸望向远方。眼底的湛蓝,一如秋水般清澈。

“三山五岳尽踏其迹,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向。”

留下这句话,白衣背着异端剑,踏上未知的旅途。

山风凛冽,chuī动纯白的衣衫,勾勒出那俊拔纤瘦的身形,仿若欲乘风归去的仙人,留不住人间。

黑衣得到右护法的回报,异常震怒,桌案上的奏章被狂怒中的他扫落地上。

“他要走,就让他走!”

黑衣红了眼。

另一边的白衣对黑衣的怒火浑然不觉,独自静坐在河岸的石上,临江垂钓。

夕阳昏huáng如幻,白雾缠绵如斯,山水落入舒缓的眉间——人入画,人如画。

万物静寂间,唯有河水潺潺,然而不远处突兀的挣扎声闯入垂钓者的心门。白衣寻声望去,河流中央有个小小的东西正胡乱挣扎,可是小小的身体抵不住川流不息的河水,眼看咕咚咕咚便要沉下去。

不知为何,白衣动了恻隐之心。放下手中鱼竿,脚尖轻浮水面,一个弯腰旋身,那个可怜的小东西已被抱在怀中。

小东西浑身湿透,蜷缩在白衣的怀抱里瑟瑟发抖。白衣从随身的包裹中取出gān净的布料,帮它擦拭身体。待到半gān的时候,又运起内功,发热的掌心,轻轻游走在小东西的身上。片刻之后,小东西便恢复成gān净清慡的模样,它甚至舒服地眯起眼睛,赖在白衣腿上不肯下来。

白衣低头观察这个莫名出现的生物,见它的绒毛黑亮柔顺,头上有对尖尖的犄角,淡粉的耳朵耷拉着,身后拖了条会打卷儿的小尾巴。滴溜圆的晶亮的眼珠子,如果在阳光下看,还会折she出幽幽的绿宝石般的光泽。

很可爱的小东西,可是白衣不知道这是种怎样的生物。

非貂非鼠,似乎不是苦境内的动物。

抱起小东西把它放到远离河岸的草地间,白衣柔声道:“自己小心。”

随后转身,回到岸边,白衣将鱼竿包裹等一一收拾gān净,准备离开。

此时,腾龙殿内一片混乱,右护法命令众人将里里外外搜了个遍,仍然不见黑衣剑少的踪影。

“扩大范围,继续找!另外,快派人通知妖后!”

手下的人来回报:“右护法,这方圆数十里我等都搜过了,没有新皇的消息。”

右护法疑惑地喃喃道:“这怎有可能,这么大个活人,怎会说不见就不见了呢?”

白衣想走,脚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住。低头一看,却是那个小东西,正扒拉着他的裤管,仰着小脑袋眼巴巴地望着他。

蹲下身,白衣问道:“你想和我一起走?”

小东西立刻猛点头。

白衣略感诧异,又问道:“你听得懂我说的话?”

小东西又点头。

白衣将它抱起来,想了想,放到左肩上。小东西自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趴好,又讨好地伸出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白衣的脸颊。

白衣伸手摸了摸它圆嘟嘟的小脑袋,看它惬意地从喉间咕噜出声的模样,不禁莞尔一笑。

“给你取个名,叫小黑吧。”

小东西一听到“小黑”这个名,“蹭”得站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白衣。白衣侧头和它对望,过了有半炷香的功夫,小东西焉焉得矮下身重新趴好。

如果白衣没有看错,刚才这个小东西的表情,在人脸上出现的话,可被理解成“抗议”一说。

第二章 寻仇

当腾龙殿内的右护法等人为黑衣剑少的失踪而焦头烂额时,白衣和他新认识的“朋友”小黑正坐在路边的小店里,悠然地吃着小酒小菜。

白衣对吃食从不挑剔,小时候和皇弟黑衣在孤独峰上学艺时,他们的师尊风之痕所烧出来的焦饭糊菜,白衣照样能够下咽。只是苦了从小锦衣玉食的黑衣,每天饥一顿饱一顿,这种三餐不济的情况,直到白衣能够亲自下厨掌勺为止。

那年,白衣不过十岁,黑衣也就八岁。在师尊风之痕的磨练下,他们已能在厨艺界独当一面——黑衣负责捕猎,白衣负责烹煮。

不过,可能是受风之痕的影响,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对酒,尤其是美酒,都情有独钟。

店,是不起眼的小店;酒,却是上好的竹叶青。

小黑眼馋得看着白衣手中的酒杯……里的清液,不耐得低叫两声。

白衣奇道:“你想喝酒?”

墨绿的眼睛里透出一丝渴望。

白衣将酒杯送到它面前,小黑伸出小小的前爪左右扒住杯缘,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舔噬。满满的一杯竹叶青瞬间少了一半。

放开酒杯,小黑满足地打了个酒嗝,软了胖胖的身子,伸出爪子抓牢白衣的衣服,浑浑噩噩地酣睡过去。

店里的其他客人见此情形,不免啧啧称奇,看向白衣和小黑的目光中,既有惊艳,也有好奇。

店外一阵骚动,从外头闯进来几个奇装怪服的人。

为首一人看到白衣,下令道:“围起来!”

白衣冷冷地自顾喝着酒,对眼前的变故恍若未睹。

那群人的首领拿出画像,仔细对比了下,然后收起画像,喝道:“就是这小子伤了主人,将他给我拿下!”

一群人蜂拥而上。

白衣放下酒杯,把酣睡的小黑塞入衣襟内,抓起身侧的异端剑,一个旋身到了店外。

这群人立刻鱼贯而出,再次把白衣围困在中间。

空中弥漫阵阵杀气,剑拔弩张。其他的客人早作飞鸟散,只剩下店伙计和掌柜的,躲在店内不敢探头。

“你们的主子是谁?”

首领盯着白衣,狰狞道:“乖乖随我们回去,免得伤了你那张漂亮的脸。”

白衣心里已然有数。见眼前之人面目可憎,言语之中透着龌龊之意,不欲再做纠缠。

双方战成一团,十多人围攻白衣一人。然白衣的身法邪魅诡异,飘忽不定,令人难以捉摸,这么多人竟也奈他不得。

风朔朔急chuī,chuī得人心浮动。

首领不敢大意,拿出一个竹筒,对准白衣背后,拉动机关,瞬间,如毫毛的千根银针she向白衣。

白衣被三面围攻,避无可避,情形危急!

忽然,朔风卷起白雾,雪丝在风中翻飞,白衣剑少剑出的瞬间,是魔焰再生。

迷离的剑影,白发的鬼神,发出摄人的杀气。

剑过处,人倒纷纷。

高傲的剑少,伫立在朔风之中,异端剑回匣,身后是遍地哀鸿。

“好……好一个用剑高手!”

首领抚上断臂处,彻骨之痛令他的面目越发狰狞起来。

“你不杀我们,这笔帐迟早跟你算回来!”

章节列表

上一篇:(霹雳同人)【南宫认】毒香+番外_shiow 下一篇:(霹雳同人)【南宫认/慕】无端_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