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梦心地_翦映(4)

那只小妖生性活泼、热爱和平,与规矩重重的的场家格格不入。最终为了重获自由,宁愿付出生命的代价。

等到岁月的时针和分针jiāo错轮回了那么多圈,伤痕累累的右眼尚且记得掠夺者带来的痛苦,可他却已然忘怀山风存在过的点点滴滴,以及自己早就失去了被陪伴的资格。

第5章 第五章

人面妖怪的事件平息不久后,的场家的家主再次出了一趟门。恰好路过的七濑感到有些奇怪:“当家的,最近除妖师里又出现了什么不对劲的情况么?”

“没有,”他转身回答老人,“我只是想去森林深处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厉害妖怪。”如此这般说着,却仍然空着一双手,连随身武器都没有携带。

的场再次来到了那座神社前,望着长长的阶梯陷入深思,半天没有动静。时不时会有微风chuī过,撩起他的长发,挡住左眼的视线。

不知为何,这里的时间宛如被冻结了一般。

漫长的阶梯依旧长满青苔,两旁仍是郁郁葱葱的绿意。矗立在路途尽头的神社照样无人问津,默默隐匿在寂静之中。如果从下方拾级而上的话,会有种正在穿梭时空隧道的错觉。

那是的场在森林深处寻找妖怪时偶然发现的,因为没有信奉的神灵,他也很少前来祈求许愿。原本以为只有自己才得知这个隐蔽的地方,可是从最近发生的事情来看,无意中闯进来的人似乎不只他一个人。

可是也没有秘密场所被发现了的不悦和恼怒。

当初如若不是梦到那只小妖的原因,的场想自己应该不会第二次踏入这个地方,当然更不可能遇见夏目。

那时他向神灵许了什么心愿来着?好像是能够再见到山风一面吧?

不过想想也知道,那只小妖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死去,后来更是连自己的梦里都不肯再入。所以这个如此荒唐的愿望又怎么可能会实现?

好在那个少年告诉他,山风并未完全消失不见,还曾托梦祈求帮忙。恐怕也只有这样,的场深藏在心的惭愧和不安这才能够稍稍消减几分。

那么这一次应该许下什么心愿呢?让夏目以后不再生自己的气如何?

他抽出一根神签,却在看到上面鲜红的“大吉”字时露出了自嘲的笑容。仔细想来,下一步的举动应该是将神签挂在树枝上?

的场当然不会跟着照做。虽说心里有寄托,人会因此好受很多。然而失望什么的,之前有过一次已经足够了。思及此处,他仍是选择将神签放回去。

恰逢起风之时,树枝上挂着的众多神签碰撞在一起,发出轻微摩擦的声音。尽管如此,他仍是怀疑究竟是否听到了一声转瞬即逝的“的场先生”。

的场回过头,却发现自己并未产生幻听。

或许是爬了阶梯的原因,此时此刻夏目正弯腰不停喘着粗气。那只三色/猫咪依旧端坐在少年的肩头,看过来的眼神说不清是友善还是敌对。

“夏目君,”他慢慢开了口,低沉的声音通过空气的延伸,渐渐传至那人的耳边,“真是好久不见。”

对方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变得迷惑,似是不太明白明明只是短短几日,为何却被自己说成了“好久”①。他则漫不经心地笑着,一副不愿多做解释的样子。

“的场先生……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相比较而言,这一次自己好像还真没有什么出现在这里的理由。碰上如此难以回答的问题,他索性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木屐踩在石头铺就的路上,发出“啪嗒”的声音,敲击着两人的耳朵。的场就这样不停歇地走着,状若目视前方,余光却一直瞥着路旁欲言又止的夏目。

果然就在他们擦身而过的瞬间,他听到了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如同羽毛般擦过心房,引起一番悸动——“如果不是心怀希冀,是不会来到这里的。”

“希冀么?”除妖师终是停下了脚步,“或许吧。”

的场家的家主曾对身边的人和妖说过太多真真假假的话,然而此时此刻他却突然感到心疲力尽,全身上下再也没有一丝说出谎话的力气。

“的场先生,我想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妖怪没有那么绝情,人类更是。”他回过头,在少年的脸上看到了毅然决然。不知为何,自己突然有些怀念那个年纪的些许情绪。

“可是夏目君,你知道么?很多事情从一开始就早已有了确切的结果,无论中途再怎么努力,最后都无法扭转结局。”

就好比出生在的场家的自己,哪怕再不喜欢现在的生活,也必定会被家规和责任束缚一生,无法对妖怪手下留情;再好比追求自由、热衷和平的山风,在被他召唤为式神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会叛逃、落得粉骨碎身的下场。

他们又何尝没有抗争过,想要寻找一条出路。但跌跌撞撞了许久,最终却发现不过是在作困shòu之斗罢了。

他与夏目两人如此拼命地想要说服对方,可他们之间的距离那般遥远,又何止是明白“妖怪和人类没有那么绝情”的道理就能够弥补的。然而眼前的少年到底年轻,不明白这个残酷的事实。

的场微笑着,最后到底还是没有告诉夏目,自己最近做过的一场梦。

梦里他们都穿着黑色的和服,穿梭于某栋古老的建筑前。大概是一时半会无法很好适应木屐的缘故,他看见那人险些摔了一跤,立刻上前紧紧抓住对方的手。

那一瞬间恰好风起了,将悬挂在门口的符纸chuī得划拉作响。曼妙的声音顺着流动的空气,逐渐蔓延至耳廓附近。除此之外,似乎还有一些其他说不清道不明的声响跟着混了进来。

他想,这样美好的梦境果然还是适合保存在心里,不要让外人得知得好。

原本停下的步伐再次衔接了起来。

尽管没有回头,的场也知道此时此刻那个少年必定会目送自己离去。然而可惜的是,他并不确定对方是否会发现什么异常,毕竟不清楚自己的背影看起来会是怎样一种状态。

木屐踩在石路上依旧会“啪嗒”作响,微风携卷着地上的落叶在他的身上擦来擦去,发出轻微的声响。眼前发生的一切都好似与梦里连接起来,就连传来耳边的声音也是。

所以那个时候究竟是风动的声音,还是其他什么东西动的声音?的场无从得知,却也不想得知。

作者有话要说:

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梗。

章节列表

上一篇:[全职高手]半夏笙歌_庄生晓迷糊 下一篇:(霹雳同人)【南宫认】毒香+番外_shi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