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梦心地_翦映(3)

毕竟他一直明白,这些人眼里看着的从来都不是本人。然而事到如今,就连自己也不清楚究竟应该喜欢还是应该讨厌“的场家的家主”这个身份。

的场在会场外找到了消失已久的夏目,那时少年正靠在窗框上,不断向外张望着。

“的场先生,我感觉到外面有一股奇怪的气息。”看来哪怕排斥自己,也确实有在好好地工作呢。他随之看向外面,却什么都没有感应到。

“对了,把手伸出来,我给你画上护符文字。”的场像是突然想起了某件事,不由分说便抓起夏目的手,用沾满墨汁的毛笔在上面涂涂画画。

他能明显感觉到对方想要将手抽回,却因为被自己紧紧握住,而不得不放弃挣扎。除妖师心满意足得慢慢画着,仿佛要将每一笔都印刻在那人的心里。

那一瞬间恰好风起了,将夏目贴在脸上的符纸chuī得划拉作响,下方隐隐现出一张清秀的脸庞。也多亏了这阵风,自己这才能够捕捉少年此时此刻的真实表情,有趣至极。

“如果遇到可疑的人,就用这个文字压住他,妖怪的皮会自动剥落,”的场轻声嘱咐道,语气里满是轻松,“有你在还真是方便呢。”

夏目咬住嘴唇,默默盯着手里诡异的符号,半晌后终于有了动静:“的场先生,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山风死后,你有想念过她么?哪怕一次也好?”

他听罢却突然笑了——一只叛逃的小妖而已,自己为什么要始终耿耿于怀?

你看,少年之所以可爱,是因为总对不切实际的事情抱有希望。人类也好,妖怪也罢,哪有那么多多余的感情匀给其他。

“很可惜,”的场将未gān的毛笔丢向旁边伺候的式神,回头看着对方眼里的光芒一点点变得黯淡,“一次也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章里修改了一处地方:“重要么?”眼前的男人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语气里仍是风轻云淡,“或许吧。”→“重要么?”眼前的男人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语气里仍是风轻云淡,“没有的事。”

当时码这里的时候还没有把人物的性格和后面的情节想清楚,越写越觉得不对劲,结果还是改了orz

第4章 第四章

看到夏目转身离开的那一刻,的场知道自己怕是又说错了话。

不过这一切都无所谓了,毕竟他说错话的次数又不只一次两次——譬如不久之前怂恿少年加入的场一族的时候,对方险些直接拂袖走人。

那时他也是如同现在这般漫不经心地笑着,仿佛什么都不曾往心里去,甚至还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犯下的错误。

因为的场了解,那个少年有着自己的行事方式,这样温顺的脾气和善良的性格,向来不会轻易为三言两语所动摇。哪怕气到跳脚,也不会忘记自己委托的事情。

或许是对方尚且处于十五六岁的缘故,不知不觉他也会跟着回到那个时候的状态。嘴里说着不甚在意的话,其实心里早已来来去去了多次。

其实说不定自己才是那个被人面妖怪附身了的人呢?的场自嘲地想着。

毕竟也只有他才知道,这么多年在不同身份的人面前说了那么多不同场合的话,自己的脸皮早已与“的场家家主”的称呼紧密贴合,再也无法分开。

此时此刻恐怕唯有眼前这人才能见到,这张破烂不堪的脸皮之下,究竟还藏有几分真心。

那个人面妖怪最终还是被夏目找到了。

的场听闻动静第一时间便赶了过来,只看见会场里除妖师们正到处逃窜,以及妖怪在空中四处游走的场景。

“能力不足的人快把脸藏好,否则会被妖怪附身的。”他站在门口将弓拉到最满,离弦之箭瞬间化为光影,直击敌人的面门。为非作歹许久的妖怪,终于在qiáng大的力量下化为点点碎片。

四周瞬间充满了客人敬佩和赞赏的话语,唯独矗立在人群中间的少年和白色巨型妖怪沉默以对。而的场则视若无睹,嘴角却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们之间或许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契约,否则那只巨型妖怪不会如此听话。

从一开始,的场就不曾否认自己对夏目和那只三色/猫咪充满了兴趣。要不然也不会在事情处理完毕之后,仍然将两者留下来。

“的场先生,被妖怪附身的那个人不要紧么?”

“看来一时半会还醒不过来,”尽管不明白为何那人的注意力从来都是在弱者身上,他仍是作出了回答,“但这也可以算是报应吧。”

少年果然立刻变了脸色:“你怎么能对被附身的人说出这种话?”

“对那些无关紧要的小角色确实不应该这么说,但那人是与的场一族对立的除妖师,我无法排除他是主犯的嫌疑。”

对于这种事情,他向来分得一清二楚。夏目仍然年轻,尚未得知人心的险恶,所以不曾想过那个除妖师或许是想要获得操控人类的能力,才有意让妖怪附身的可能性。

然而便是这样单纯的少年,却偏偏天生拥有如此qiáng大的能力。哪怕是自己,想要将箭she得jīng准,也必须经过无数次不间断的练习,才能达到目的。

这种天赋着实令人羡慕得紧。

“被害者多为的场门下的人,虽然我已经预料到了敌人可能是想要削弱的场家势力的人,但是很难缩小犯人的范围。不过多亏了你,才能这么快就找出主犯。”

“如果你愿意加入的场家的话,我可以保护你。”话题似乎再次兜兜转转回到了原处,就连夏目身边那只猫咪嘲讽的表情都没有改变。

少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脸色变了又变,却始终不肯说话。的场这才发现比起除妖师,自己确实不太适合当个说客。

“不过你大可不必介意,”他轻声安慰道,“这里已经不会再有新的被害者出现了。”

“哦呀,你的头发上有东西。”

的场说罢伸手碰了夏目的头发,那个东西却在被摸到的瞬间飞上天际,最终消失不见。他忽然想起对方曾经说过还未来得及打开,那封信便被一阵风刮走。

看来不只他一人想要拉拢眼前的少年啊,思及此处,的场忽然笑了。

不过那封不符合自己性格的信没有读到也罢,看来就连老天都在提示自己,的场家果然还是要有的场家的作风。

思索片刻,他仍是开了口:“夏目君,以后要是再遇到什么事情,还要请你多多帮忙。”

沉闷的气氛在两人一猫之间蔓延开来,渐渐化为扼人咽喉的压抑。的场明白这样的沉默,因为没有人能够在第一时间便接受自己是个利用品的事实。

其实身为家主那么多年,他也早就发现自己不过是的场一族的利用品罢了。或许最初还有所挣扎,久而久之倒也习惯起来。甚至现在也如同开始那些人对待自己那般,带着有色眼镜对周围的人物和式神指指点点。

或许这就是他总将“有用”和“无用”挂在嘴边的原因吧。

夏目这一次似是再也无法忍受。

他一边急速前行,一边大声叫着“猫咪老师,我们走”。三色/猫咪闻声而动,立刻变身为巨大的白色妖怪,回头望向除妖师的时候,还从口里呼出不屑的气息:“哼,终于要走了么?”

的场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脸上的表情始终未曾变过。然而就在下一秒,他却突然发现自己有些难以维持这样的笑容。

“的场先生,山风曾给我托梦,恳求我来帮你。”少年坐在妖怪的背上,神情看起来很是悲痛,“但是现在我十分后悔答应了她。”

白色妖怪乘着风向远方飞行,急速的行动刮起一阵又一阵风,将的场的长发掀得纷乱。

他无数次地想询问夏目,究竟如何才能与大妖怪缔结契约。可惜直到听见那句话的时候,这才想起自己也曾拥有一个厉害的式神。

章节列表

上一篇:[全职高手]半夏笙歌_庄生晓迷糊 下一篇:(霹雳同人)【南宫认】毒香+番外_shi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