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梦心地_翦映(2)

他听罢猛地抬头,却发现自己早已被笼罩在一片yīn影中间,无路可退,“你会帮助我们吧?要不然明天我还会再来。”

夏目讨厌这种被紧紧束缚无法动弹的感觉,这只能让自己想起两人先前仅有的数次jiāo锋。的场先生明明每一句话都说的敬语,最终却只会将他bī向崩溃的边缘。

“我为什么要接受这样独断的委托?”他似是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一反常态地大叫道。

对方依旧一副笑容满面的表情,吐出的话语却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扎进少年的心里。“那么我便将你的能力、你的经历全都告诉那对夫妻,就说他们没有能力保护你,如何?”

这场谈话以不欢而散告终。

夏目怒气冲冲地朝森林外冲去,就连将猫咪老师落在原地都顾及不上。他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仿佛这样就能超越空气流动的速度,将那句“明天正午我还在此处等候你”远远抛向身后。

道路两旁依旧长有郁郁葱葱的植物,与神庙那条漫长阶梯旁的树木连接起来,似乎属于同一片绿意。然而此时此刻,这样的美景却完全无法印入少年的眼帘。

他只觉得之前同情的场先生的自己,简直愚蠢至极。

闷闷不乐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临睡之际。

猫咪老师早已从森林深处慢慢晃了回来,吃饱喝足后坐在地上,一边用胖乎乎的小脚挠着硕大的脑袋,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想清楚了没有?”

少年将头埋进臂弯,沉闷的声音从里面断断续续传了出来:“明天我可以不去么?”

夏目确实不想去,毕竟任谁听到这种半是威胁半是bī迫的话语,都不会心甘情愿地照做。可是考虑到那些被聚集起来的除妖师很有可能会遭遇生命危险,他又开始犹豫不决。

“当然可以,”猫咪老师继续欢快地挠着脑袋,仿佛压根没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不过是被那个叫‘的场静司’的小鬼再次找上门来罢了。”

这句话让夏目瞬间泄了气。

常年东奔西走的经历让他早已尝遍了人间冷暖,好不容易才有如今平静如水的生活,却又要被人伸手搅得浑浊。更何况藤原夫妇收养了自己这么多年,他实在不愿将这般善良的人们卷进光怪陆离的妖怪世界,面临无法预测的危险。

少年自bào自弃地扑向chuáng边,用枕头严严实实地遮住脸:“我们先睡觉吧,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迷迷糊糊之间,夏目似乎又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他能够看见灿烂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地上,形成一片片斑驳的光影。偶尔有微风chuī过,细碎的枝桠会随之一起轻轻摇晃。地上光影jiāo错,耀眼的光芒一不小心便闪了他的眼。

——这里应该是一个自己从未到过的地方。

夏目正暗自下定结论,抬头却看见树上坐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不对,更确切地来说,应该是一只拥有十岁女孩外貌的妖怪。此时此刻她正哼唱着一首不知名的童谣,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来临。

会不会是友人帐里的妖怪暂时无法脱身,只能假借梦境来向自己讨要姓名?少年这样想着,不知不觉便放轻了脚下的动静:“那个……你好,请问你叫什么?”

小妖怪始终无动于衷,只是唱着嘴里的儿歌。而夏目也只能静静地听,不知为何愣是从里面听出了几分未尽的思念。

一曲终了,她却突然从树上跳下,轻飘飘的动作宛如一片树叶落地。

“我叫山风,”对方的声音里仍然带有孩童的稚嫩和柔弱,叫人无法轻易拒绝,“求你帮帮的场大人,好不好?”

第3章 第三章

第二天正午,的场依旧站在长亭外,耐心等待着。

不远处响起零零碎碎的脚步声,他甫一抬眼,便看见了一脸憋屈的夏目。那只妖力qiáng大的猫咪倒是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脸上满是不悦的神情。

“你果然来了啊,”除妖师瞬间堆出笑容,仿佛对少年的到来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不过看起来心情好像不太好的样子呢。”

少年憋屈的表情更甚,似乎是被说中了心事而因此感到难堪。他终是收起捉弄来人的心思,伸手做出一副邀请的姿势:“事不宜迟,我们走吧。”

轿车行驶在蜿蜒盘旋的山路上,不疾不徐。路途颠簸的缘故,两人偶尔都会来回摇晃。

或许是车内的气氛太过沉闷,更或许是他对眼前的少年一向耐心,的场开始讲起除妖师的故事。

“所谓‘的场一族’,其实最初是以的场家为主导的十一家除妖师,为了各家的利益而结成的组织。”他望向窗外万木葱茏的景象,继续解释道,“不过发展到现在,有的家族最终还是灭绝了。”

而坐在身边的夏目则始终浑浑噩噩,一副完全没有认真倾听的模样。

猜测到对方应该对除妖师的家族史不感兴趣,的场识趣地闭了嘴。

旁边的少年似乎这时才回过神来,犹豫良久终是选择开口:“的场先生,我可以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你……认识山风么?”

山风?他不禁愣了神。仔细想来,自己好像很久未曾呼唤过这个熟悉的名字,也很久未曾听见过那个小妖怪轻快的回应了。

时间仿佛已经久到足以让全部经历破碎又重组,而他在拼凑好所有回忆的碎片之后,依旧可以扯出一个风轻云淡的笑容,装出毫不在意的样子。“认识,她是我以前的式神。”

“你如何得知山风的存在?”

的场回过头,万分满意能够在夏目的眼里看到不露一丝破绽的自己。然而下一秒,对方的回复就好似一双手,撕破眼前一切伪装的假象——“我……我昨天梦见她了,她告诉我的。”

“哦?她和你说什么了?”

其实不久前,他也曾梦到那只小妖怪。只是山风始终背对自己,怎么也不肯转过身来,当然更不肯开口说话。第一任式神宁愿和不认识的陌生人说话,也不愿意搭理他这个原主人。

不知为何,的场忽然觉得有些讽刺。

“的场先生,”夏目却猛地顾左右而言他,语气也越发急促起来,“请你告诉我山风最后怎么样了?以及她现在在哪里?”

这两个问题问得可真是犀利,的场心想,此时此刻自己连扯出最后一丝笑容的兴致都已经消失殆尽,更何况是给出答案。然而最后,他还是勉为其难地说了。

“山风么……她逃走了。”男人的声音渐渐变得缥缈而悠长,像是要飘dàng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再也无法乘风而归,“后来被我的手下七濑处理掉了,以‘家族叛徒’的缘由。”

少年神情颓然地坐了回去。

一向安静的别邸,因为除妖师的集会变得热闹非凡。两人之间的谈话,也因为目的地的到达而突然中止,宛若先前从未发生过。

夏目穿着黑色的和服,安安静静地跟在的场身后。路边偶尔会有仆人停下朝家主俯首致意,却在看清跟随着的“人形式神”时投来好奇的眼神。

少年对此很是不适,不停伸手触摸脸上带着的面具,再次小心翼翼地确认没有露出真面目。他将一切尽收眼底,但也懒得有所反应,只是领着对方匆匆赶向会场。

木屐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啪嗒”作响,带来的生机让的场猛地产生一种恍惚的错觉。恍若他们两人早已在某处遇见,就连身上穿着的衣服都一模一样,只是他们不曾得知罢了。

的场将这种突如其来的想法qiáng行压下,镇定自若地说着千篇一律的开场词。之后的集会倒是进行得异常顺利,开始了相当一段时间,都不见有妖怪来捣乱。

夏目似是不太适应这种觥筹jiāo错的场景,早早溜了出去。他却被客人缠身,只能在瞬间换上亲切的笑容,嘴里说着客套的话语,脚下却不动声色得悄悄拉开距离。

章节列表

上一篇:[全职高手]半夏笙歌_庄生晓迷糊 下一篇:(霹雳同人)【南宫认】毒香+番外_shi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