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晴明今天也在绝赞修罗场中 作者:天宫惊蛰(下)(10)

  “弥生是个好孩子,对身为妖怪的我也那么亲切。”‘弥生’的脚尖点着地面,声音越来越低:“从他的故事和画卷里,我知道了那些我所不知道的世界。原来世界还有那么多景色啊——春天盛开着遍野的花朵,有翠绿水嫩的竹笋可以吃,还可以去踏青野餐;夏秋天有着像是火烧一样的红枫,但是触碰它却不会被烫伤;还有冬天,像是大片大片棉花一样纯白的雪,我也想亲眼见见。不是从弥生的嘴里,不是从那些看得见摸不到的画卷里,而是用这双眼睛去看,用这双手去摸。”

  “夏天快要结束了,我的一生也即将要结束了。结果不管怎么努力修炼,怎么让自己变强,我还是逐渐虚弱下去,这样下去别说冬天了,就连秋天都不一定看得到。”‘弥生’声音里的不甘就连酒吞童子都听得出来。“所以……”

  “所以你就附身在了弥生身上吗?”花鸟卷问道。

  “……是,我太想看到秋天和冬天了,如果可以的话,春天也好想看到啊。所以我向弥生提出了这个方法,让我附身在他身上,这样子的话,我可以通过他的眼睛和双手去感受那些风景了。我知道这会让弥生的身体虚弱下去,可是我也没有其他方法了……!”‘弥生’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挣扎的神色。

  “弥生答应我了。本来被锁在房间里的时候我还想着这样也好,被关在房间里的话,弥生的身体也可以不消耗那么多精力。结果没有想到弥生的n_ain_ai马上就分辨出了我不是弥生,还把你们找来了。”‘弥生’闭上了眼睛,从他紧闭着的眼角里滑落下了泪水。明明只是一个寿命不过一个夏季的妖怪罢了,但此刻他的悲伤却那么真切,就像是要化为雨幕将人笼罩。

  “真可惜啊……不过虽然没能看到冬天,能够看到秋天也已经很好了。也幸好你们来了,不然这样子去我大概会越来越贪心,到了最后,或许压根不会想离开弥生的身体,甚至就这么占据下去吧。”‘弥生’叹息着,他坐在地上,身上漾起了紫色的妖气,那妖气从身体中漂浮着,从‘弥生’的口鼻中溢了出来。

  那妖力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只蝉的模样,脆弱而渺小,然后它扑扇着翅膀降落在已经紧闭起双眼的弥生鼻尖,轻轻地动了动翅膀,是蝉鸣声,但那声音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懂了:“抱歉了,弥生,我骗了你。但是多谢你了,我看到了秋天,枫叶和你说的一样,很美。”

  那个蝉影逐渐碎裂开来,初秋有些凉的清风拂过,蝉影碎裂风化的速度便更快了,直至完全地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而随着那个不知名的妖怪的离去,倒在地上的弥生轻轻地动了动手指,眼睫颤了颤,懵懵懂懂地睁开了自己还带着迷茫的双眼:“n_ain_ai?晴明大人?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啊?”

  “……看样子是没事了呢,花鸟卷,你去给弥生看看。”晴明轻叹了一声,吩咐道。

  花鸟卷点头应是,漂浮过去,然后转换出飞鸟环绕着弥生,为他先补充元气。

  “……人总是被妖怪迷惑,但妖怪何尝又不是被人世间迷惑呢——总是都想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罢了。”晴明眨了眨眼,看着老妇人抱着迷迷糊糊揉着眼睛的孙子呜呜的哭泣着,这么感慨道。

  “……你才知道吗?妖怪和人类本质上也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妖怪对于欲望更加直白,也没人类那么多花花肠子罢了。”酒吞童子冷哼一声,有些看不惯晴明此时有些悲伤的表情,他粗声粗气地说道。

  “那么你呢?酒吞童子,你是不是也和那位‘弥生’一样,也想过要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呢?”晴明自顾自地问完,实际上却并非一定要酒吞童子回答他。晴明只是有感而发,而酒吞童子恰好站在他身边罢了。

  “本大爷想要的,无论用什么方法,本大爷总是会要弄到手。也就无所谓什么想不想要不属于我的东西了吧?”酒吞童子听闻此言皱起了眉头这么冷冷道。

  “还真是……”傲慢又霸道的宣言。晴明勾了勾唇,他回眸瞥了酒吞童子一眼,不紧不慢地道:“那倘若是你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的呢?现实存在的事物或许是鬼王稍施手段便可入手,但假如是那些不具有形体的,更为抽象而模糊的事物呢?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就算想要入手,也很难吧。”

  “晴明……你那个脑子还真是想的很多啊。想那么多东西,你就不会头疼么?”酒吞童子何等妖怪,自然听出了晴明的话外之意。

  “不会啊,人倘若不思考,和湖边飘荡的芦苇又有何区别?”晴明抿了抿唇淡淡道。

  “只有你才这么想吧?你看那些人,就根本不会去想这些东西。”酒吞童子抬了抬下巴,示意晴明往正紧张看着弥生的老妇人那边看。

  “因为他们光是要专注于把自己的人生过好,就已经很累了吧。”晴明转眸,打开手中蝙蝠扇。虽然已经是初秋了,不过此时的天气依然带着夏季的闷热,晴明扇了扇,让微风轻轻荡起自己垂在颊边的发丝。

  “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发言还真是傲慢啊,晴明!”酒吞童子像是被逗乐了一样捂着额头笑了起来,那笑声甚至还惊动了守着弥生的花鸟卷和小鹿男。

  但是这个傲慢的发言太得酒吞童子的心了,就是晴明这种温柔却在不经意间脱然于世人的高傲,才让酒吞童子动心得不行啊!

  晴明轻轻摇了摇头,示意这边无事,小鹿男和花鸟卷还像是不相信一样,时不时地回过头看着晴明和酒吞童子。

  “他们把你看得还真严。知道的晓得你是他们的y-in阳师、是他们的主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们的禁脔呢。瞧瞧那几个把你看得个什么样子似的。”酒吞童子被小鹿男那警惕和敌意的眼神弄得有些不悦了。

  “……”晴明摇动蝙蝠扇的手停了下来。他转头迎向酒吞童子盯着他眼眸,像是倒映着天空一般的眸子像是初冬结冰的湖面,从那深处刮出足以让酒吞童子结冻冰冷的寒风。

  “还请鬼王大人莫要说这种玩笑话了。那些都是式神们的好意,况且在下心里有分寸的。”晴明眉心微拢,像是倦了一般呼了口气。说完晴明不再开口,他往前走了几步,似乎是想要去查看弥生的具体情况。

  作者有话要说:  吞三岁你这样不行啊,不管是傲娇还是暴娇都没有前途的【x】

  这个故事是委派任务里出现的,太太将这个故事告诉我了,是很有y-in阳师原着风的故事了呢。

  下一个故事也是委派任务里的,大天狗出场。

  太太:“这就是酒吞你被混乱后每次必定呸死大天狗的理由吗?”

  我:“是啊是啊,精准地干掉情敌。”

  然后还聊了下式神被混乱后晴明是不是会被按在战场上摩♂擦,还有关于太太寮里五个酒吞在晴明身后一排站的梗www

  特别愉快!

?

?

第98章?

  晴明生气了, 酒吞童子从晴明对自己的称呼和那副表情中可以清楚地得知这一点。

  酒吞童子稍微有些懊恼地咬了咬自己的唇, 暗恼自己怎么又说出了这种话。

  得补救才行!

  在这一想法的驱使下, 酒吞童子从晴明的背后伸出了手,扣住了晴明的腰。酒吞童子的胸膛紧紧贴在晴明的背脊上, 那露出大部分躯体的身躯带着灼热的温度,直接透过晴明身上的布料烫得他浑身一僵。

  “……别走。我方才说得太过了,抱歉。”酒吞童子低低覆在晴明耳边说道, 晴明能够感受到他的气息拂过自己的耳畔, 这让晴明又一阵下意识颤抖。

  太近了,酒吞童子的气息包围着晴明, 像是要让晴明也沾染上他的味道一样,浓烈的酒香缭绕在晴明的鼻间,让他不适地皱起了眉头,右手也曲起结成了印。

  倘若酒吞童子想要做什么的话,就让他尝尝y-in阳师的怒火吧。

  “请放开我, 酒吞童子, 这样太失礼了。”晴明决定先礼后兵。

  “妖怪都是欲望深重的存在,一旦得到了就会想要更多。晴明, 你这样纵容他们, 小心尝到苦果。”酒吞童子组织着措辞,他不知道该不该庆幸晴明在他的身前, 所以看不到大江山的鬼王那难得一见纠结别扭的表情:“……可恶!总之我的意思是,你别太宠他们了,偶尔也拿出点你身为y-in阳师的威严啊!”

  晴明都要被气笑了, 他握着蝙蝠扇的手指都在颤抖,甚至想赏酒吞童子一击术式尝尝。

  不过在听到后半句话时晴明便稍微冷静下来了。他和酒吞童子置什么气?大江山的鬼王自然不知道y-in阳师和式神之间所签订的契约有多么严密和苛刻。

  “多谢你的好意提醒,晴明知晓了。”说着晴明转变结印姿势,将原本拇指和中指相贴的结印姿势改为了拇指和食指相贴的结印姿势。

  酒吞童子只觉得怀中一空,晴明不知用了什么术法直接穿透过他的手臂,酒吞童子下意识地想把晴明给揽回来,结果指尖却还是穿过了晴明的身体。就像是晴明的身体融化在空气中一样,明明身影还倒映在酒吞童子的眼里,但是却触不到摸不着。

  酒吞童子没有再动作了。

  “啊啊啊啊!!可恶啊!!!”酒吞童子看着晴明冷漠离去的背影,意识到自己好像又搞砸了,他咬紧压根揉乱了自己的一头红发,有些吃瘪地闷吼。

  方才晴明说的那番话好像又浮现在了耳边:“那么你呢?你想过要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吗?”

章节列表

上一篇:安倍晴明今天也在绝赞修罗场中 作者:天宫惊蛰(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