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熊猫,超凶!+番外 作者:蚊子抱着白菜(上)

?

《我,熊猫,超凶!》作者:蚊子抱着白菜

?

文案:

伊舟一朝穿越,成了只眼都睁不开的妖兽。

母兽身死,他被司恒捡去。

从此便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喝超级难喝的n_ai,吃啃不动的竹子,还要满足饲主的恶趣味,比如戴绿帽子招摇过市。

这些都算了,最让他不能忍的是,饲主还喜欢打击他,天天嫌他胖。

胖怎么了?谁害的?之前嫌瘦的不是你吗!

饲主笑而不语,把头上的熊饼撕下来亲了口。

?

凶的耀丝熊猫受X恶趣味不讲理护犊子攻

?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甜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舟,司恒 ┃ 配角: ┃ 其它:

?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伊舟因病去世,重生到了修真世界,成为一只刚出生不久的熊猫幼崽。被顺应天道指示过来的司恒带走,成了他座下亲传弟子。修真界中暗潮涌动,新兴势力纠结起来,想要与各老牌势力相争,万年前被赶去西大陆的魔道也蠢蠢欲动,表面的平静随时可能被打破。作为一份子,伊舟也不得不踏入这动乱之中,且看他如何在这乱世中一步步向前,举霞飞升。本文描绘了一个修真世界,主角一步步成长,从风一吹就可能冻死的幼崽变成一方巨擘,其中艰难万千,但都被他一一克服。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1章?

  东洲大陆,凡人永国北部,有一处密林,名曰景泰。

  景泰岭原本叫青石架,因开国皇帝在此起兵,从此一跃成为龙兴之地。

  龙兴之地的名字自然不能那么土,皇帝和大臣们商量数月,得出‘景泰’二字,之后这片山岭,便换掉了沿用千年的称呼。

  千年来,永国的继任者一次次给这片林子加封,封号越来越长,头衔也越来越尊贵,尊贵得百姓都不敢随意踏入。

  人不敢进去,野兽们倒是各自划分领地,自在的很。

  密林深处,有一处石头堆成的洞x_u_e,洞x_u_e里有一只黑白凶兽,正一下下舔着前胸处。

  凑近了看才能听到,母兽前胸靠近脖子的地方,有一只粉色幼崽,正趴在那里呼呼大睡。

  幼崽睡足醒来,伸了个懒腰,母兽见状便把它往下推了推,推到一处r-u头旁。

  嘴边碰到一处凸起,伊舟张嘴含住,就有温热的液体流进口腔。

  他来这里有段时间了,什么也看不到,还好听觉嗅觉都正常,吃的也有人送到嘴边。

  要是能把吃的多几种口味,那就更完美了。伊舟吞咽着r-u汁,喜滋滋地想。

  他胃口不大,吃了一点就饱了。

  吃完之后,伊舟吐掉嘴里的东西,打了个哈切,用爪子扒拉下眼皮,看能不能把它撑开。

  理所当然是撑不开的,他也不在意,乖乖任母兽舔弄。

  实话说母兽嘴里的味道并不太好,不过伊舟相处这么长时间,已经习惯了,被从头舔到尾不仅没挣扎,还舒服地蹬了蹬腿。

  他现在应该还很小,醒来到现在从来没从母兽身上下去过,伊舟蜷在母兽身上,周身都是温暖的气息,他打了个哈切,又想睡了。

  说不定睡多了就看见了呢。

  这般想着,伊舟便又陷入睡眠中。

  再次醒来时,身下暖源消失,耳边听见几声吼声,有之前一直能听到的,也有陌生的。

  伊舟身上有点冷,他打了个颤,抬头看向声音来源出,叫了一声,试图把母兽喊回来。

  母兽听到幼崽呼喊,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吼,声音带着愤怒与焦急。

  伊舟迟迟没等到兽,反而闻到了另一股味道。

  一股,带着死亡的甜腥味。

  身上温度消散的很快,脑子又昏昏沉沉起来,伊舟又叫了几声,这次却没收到回应。

  他有点着急,往前爬了几步,还没走多远,便碰到了一处墙壁。

  顺着墙壁往前爬,走了很久才找到一处缺口,伊舟刚冒出一个头,就被冻得一哆嗦。

  太冷了!

  他浑身不能抑制的颤抖,心里想着要往前爬,身体却在渐渐后退。

  脑子愈发昏沉,伊舟停止后退的脚步,缓慢又坚定的地往前踏出一步。

  母兽声音已经消失有段时间了,伊舟只能循着之前的方位来,他不知道对不对,只知道身上力气将要散尽。

  快要死了吧,他趴在地上,连动动尾巴的力气都没,随后便再也没有意识。

  伊舟以为自己不会醒来,结果偏偏又醒来了。

  重新醒来之后身上多了点力气,也没有那么冷了,他试探的又往前爬了爬,叫了一声。

  抱着微弱的希望。

  理所当然没有回应,而昏睡醒来的他已经不记得之前声音方位。

  他垂下头,趴在地上,发出一声细弱的哼叫。

  “你长的可真丑。”安静的林子中突然出现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是伊舟醒来第一次听到人类说话,虽然被吓了一跳,但却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

  唉,也不知道这人长什么样,声音倒是挺好听的。

  有着好听声音的人说出来的话并不好听,伊舟下巴上多了个微热的物体,那人又说了一次:“怎么会有这么丑的东西。”

  伊舟:“……”

  为什么临死前让他见到的人是这么讨厌的?

  他动了动头,试图把那只手甩出去,却没有丝毫作用。

  耳边的声音说:“母兽死去有段时间,你大概也活不了多久,怎么样小家伙,要不要跟我跟我走啊。”

  话说着,下巴处的温暖消失,来人继续道:“要是愿意的话,就到我手上来。”

  果然死了吗?

  虽然早就有所准备,但真的被人确认,伊舟却不可自抑地难过起来,他仰头哼叫一声,想让男人把他放到母兽旁边。

  男人没理他,周围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伊舟等了会没等到结果,转了转头,选定了一个方位。

  他费力往前爬行着,身上力气不多,爬几步就要休息会。

  伊舟也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一直没有碰到母兽,身上力气已经用完,他趴下来,头搭在爪子上,蹬了蹬前腿,有气无力嗯了一声。

  感觉有点可惜。

  幼崽与母兽尸体间只隔短短一线距离,相互却再也触碰不到。

  司恒冷眼看着他趴下来,娇气又虚弱的叫出声,转身欲走。

  然后他便看见,那只幼崽又动了动前爪,准确拍在母兽毛发上。

  母兽已经感觉不到,幼崽估计察觉到了什么,他左右转了转头,又叫了一声,声音与之前都不一样,尖锐又急切。

  “真可怜,你还没碰到我。”司恒停下脚步,蹲到母兽尸体边,绣着精致暗纹的白色袍角落在地上,他没在意,冲着幼崽笑出声。

  “算了,看在你这么丑的份上,我勉为其难收了你吧。”

  他话说完,伊舟便感觉自己被提起,放进一个人手心里。

  用最后力气撑起上半身,伊舟找到一根手指抱住,伸出舌头舔了舔。

  谢谢你。

  “别动,掉下去就没命了。”司恒看着从他掌边探出头的小家伙,吓唬道。

  然后幼崽哼哼了两声,乖乖趴下来。

  司恒笑了笑,把地上母兽尸体收进储物袋,再挥手放出一辆飞舟。

  飞舟外面看上去不大,里面却雕梁画栋好不精致。

  司恒坐在船头,把手上东西放下,随后从储物袋中,翻出一个玉瓶,从里面倒出颗褐色丹药。

  丹药一出现,空气中就盈满香气。

  他从丹药上抠出一丁点下来放到指尖,手指凑到伊舟嘴边:“吃了。”

  伊舟耸了耸鼻子,凑近那股好闻的味道,听话地张开嘴,含住男人手指尖,舔了舔。

  手上东西味道一言难尽,是他有记忆以来吃过最难吃的!

  伊舟被那股味道恶心到了,张嘴打了个嗝,想把东西吐出来,但那么一点点粉末,早就随着唾液到达胃里。

  男人把剩下的丹药扔掉,抽回手指,用锦帕擦了擦,嫌弃道:“全是口水,真脏。”

  他叹了口气,捏了捏幼崽肚子:“你说你,又丑又脏,也笨的很,我要你有什么用呢?”

  没有回应,伊舟舔掉男人手上的东西,就觉得身体内冒出一团火,从内而外烧掉他所有神智。

  他无力抵抗,脑子里最后一个念头是:他要是死了,希望男人能把他跟母兽埋在一起。

  又一次醒来时,伊舟很是惊奇了一番。

  他怎么跟拥有不死之身一样?

  随后他动了动爪子,明显觉得有力了一点。周围很温暖,身下感觉滑滑的,伊舟抬起上身,然后又听到那个声音。

  “醒了?”男人问。

  “嗯~”

  醒了。

  “你睡得可真久,我以为你死了,刚准备扔掉呢。”

章节列表

上一篇:见君悟道 作者:临仙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