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辨真假_陆折折【Ag|官网+番外】(4)

  至于眼前这个女人为什么告诉他自己名叫青时,他虽然好奇她身上隐藏的秘密,不过并不准备过问,也不打算告知自己真实身份。

  毕竟陆析已经死了,他曾经活在世上的24年失败的彻彻底底。

  他的人生中充斥着黑暗和混乱,从儿时起便是永无休止的训练,青年时期是数不尽的任务和杀戮,后来直到在21岁那一年他遇到了顾文,那个人有着和他截然不同的人生,于他而言就仿佛是冬日里最温暖的火把,点亮了他的世界。

  然而最终直到死亡,那个人对他的感情只有记恨和厌恶而不是他期待中的爱。

  他为了顾文众叛亲离,却得不到一丝谅解和安慰。

  那人始终坚持自己得到的消息是准确的,认定了眼见为实空口无凭,不论他解释什么都是徒劳的。

  陆析嘴角带起一抹讽刺的笑,他从放在茶几上的烟盒里摸出了一根烟,低头点燃叼在嘴里。

  烟雾缭绕着他的脸庞,模糊了他眼中的感伤。

  “Chinning!我说过不要在房子里抽烟!”青时不知什么时候上楼,抱着水壶站在楼梯口对他喊道。

  “好的好的,对不起我忘了。”陆析掐了烟,略带歉意的说道。

  “你在看什么?”青时走了过来,站在他身边。

  “院子里的胡桃树。”陆析笑了笑,随口说道,“居然会有人会在家里种这种东西。”

  青时听着他的话怔了怔,垂下了双眼。

  “你说汉语时的声音,特别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

  “是吗?”陆析不甚在意的问道。

  “你从前不太讲汉语,他也不常说英语,所以之前并没有察觉到。”

  “这么巧啊,那有机会的话我倒是想见见他。”

  青时突然停顿了一下,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连陆析都在反思自己的回答是不是太过冒昧时候,青时才抬起头来看着他。

  她的眼角似乎有泪水沁出,眼睛在水光里变得朦胧。她的眼眶很红,但声音仍旧柔和:“他过世了。”

  陆析愣了一下,有些干涩的说:“对不起。”

  “没关系,已经过去很久了。”青时微笑着摇了摇头,她抬手指着方才提到的那棵胡桃树,“这是老板亲手种的。”

  “为什么种胡桃呢?”

  “因为他说有个对他很重要的人喜欢吃胡桃。”

  陆析抬了抬眉毛,低头看向院中的那棵胡桃树。

  树梢上挂满了纤薄的叶片,在灿金色的光晕点缀下带着翠绿的颜色,叶子里包裹着并未成熟尚且脆弱的果实。

  微风拂过,胡桃树上垂落的枝条和勾在窗户上的牵牛花相互纠缠在一起,轻轻的中摇曳。

  “这棵树种了多少年了?”

  “两年了。”

  “你老板说的那个爱吃胡桃的人是你吗?”

  “不是。”

  “那我就放心了。”

  “……什么?”

  “我怕你们老板知道我住在这里心生嫉妒,暴揍我一顿咯。”

  青时听完轻笑出声,她看着陆析说:“怎么觉得你比以前可爱了许多呢。”

  陆析撇了撇嘴,习惯性又想叼起一根烟,却被青时的眼神制止住了。

  “那不是自然吗,我可不是那种人渣败类好吧。”

  “你可以和宋栎文说说,看看他相不相信。”青时摊了摊手,转身离开了阳台,“我要去工作了。”

  “Bye!”

  陆析和她道别后双臂撑着阳台的护栏,侧身倚靠着白色的柱子。

  他翘着打着石膏的腿,脚尖无意识的点着墙壁,看向院子里的胡桃树,脑中幻想着果实成熟后诱人的味道。

  ——他最喜欢吃的便是胡桃了。

  ☆、第四章 两年

  陆析坐在阳台里,初夏的北美湿润而温暖,房檐遮挡住并不刺眼的阳光,微风轻轻地吹动他额前的碎发,他觉得自己有些困倦。

  “嘿!”他的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睡意瞬间烟消云散。

  他略带怨气的回头,看到了季崇眨动的茶色双眼。

  “你怎么…也在这里住吗?你和青时…”陆析有些诧异的问,他昨晚记得季崇分明离开了这里。

  “当然不是,我家就住在附近。”季崇撇了撇嘴说道,“是青时叫我来的。”

  “是找我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可能是她怕她不在,只留下了你自己,你会惹出来什么事吧。”

  “……”

  陆析抽了抽嘴角,对Chinning的恶名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

  “算了,我是逗你玩的。”大概是看陆析面色不虞,季崇忙说道,“青时怕你生活不方便让我来帮你的。”

  “…那我谢谢你啊。”陆析假笑了一下,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其实他更相信第一种说辞。

  季崇却愣了愣,他直勾勾的盯着陆析,手指无意识的蹭了蹭嘴角,就像是在擦口水,陆析被他看的后背发毛。

  “喂喂喂,你看我做什么?”

  季崇像是愣神突然被惊醒般恍然,脸上还带着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陶醉。

  陆析看着直皱眉。

  季崇笑道:“都说混血儿基因遗传父母双方的优点,如此看来是有道理的。说实话Chinning,你这张脸真的是祸国殃民。”

  陆析听完有些不自然的掐了掐脸颊,毕竟不是自己的身体,总觉得被别人这样说仿佛是鸠占鹊巢。

章节列表

上一篇:你是我的宝物_百年星辰【Ag|官网】 下一篇:画馐_古特【Ag|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