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海情深一妖斩完本[穿越耽美] BY:万兵无敌

1 页, 好书尽在
《花海情深一妖斩》作者:万兵无敌

文案
姬天凤穿越到京梁国,魂附在姬府二公子身上,因为不想下跪,给了当朝睿王一个窝心脚,这一脚踹的赵贤身上疼,心口暖,从此情根深种,踹完之后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姬天凤巧遇眉目如画的温书玉,一见倾心,许下十年后契兄弟之约,谁知这青梅竹马,一片深情竟然引出惊天密谋,血流成海,天降妖石。情深如海花似梦,晚灯妖斩朱砂情。 本书原名《京梁国志异》 原笔名:姬天凤。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贤姬天凤 ┃ 配角:赵玉
第1章 大火有情烧东宫,新皇哭死二亲王
在京梁国,皇城脚下,如果说姬司徒称第二,除了皇帝,没人敢称第一。在京城大街上,百姓远远瞧见了司徒大人的娇子过来,自动让开道路,匍匐在地,行跪拜大礼。那轿子明明已经很远了,百姓仍然不愿起身,姬大人那样的人物,多膜拜一刻也是好的。
原本先皇在时,姬氏就是大家士族之首。到了本朝,姬家家主乃司徒,拥地万顷,门客三千,商户遍天下,昌盛更胜以往。只因先皇帝年迈,太子懦弱无能。姬家便上奏皇帝,恳请改立睿王赵贤为太子。是夜,看着这堆积如山请求废除太子的折子,老皇帝辗转反侧,迟迟不能安睡。索性叫了老宦官江源来布茶水以静心。三杯茶下肚之后,仍是感觉不宁,只觉得头疼欲裂,一口鲜血没忍住吐了出来,顷刻便倒在地。江源看此情境,惊吓不已,连忙上前搀扶,急欲呼太医。
老皇帝轻轻按住他,颤颤抖抖地说:“我大限已到,现下立刻传太子赵玉前来。”
不一会儿,太监便领着太子进来了,赵玉一见自己的父皇如此模样,顿时跪倒在地,泪流满面,虽知道自己的父亲时日不多,却不曾想一夜之间便如此衰老,嘴角竟还沾着些鲜血,整个人颤颤抖抖,如残炷将尽。只呼得一声父皇便哽咽不止。
“我儿休哭,附耳来。” 老皇帝慈爱望着自己的儿子。
赵玉连忙附上去。只听得老皇帝轻声说 :“皇儿,若想保的性命,此时需远离京都,江源乃我忠心之人,我已让他寻得一将死之人,我去之后,留贴身玉佩留于此人身上,再放火自烧宫殿,于今日暗夜之间去御花园石榴树下西北三步,挖地一尺,那里有一通道,直通皇城之外紫山坡,往东走,自有乾坤。我儿需记,隐忍再隐忍。”
尔后又紧紧盯着江源,江源跪地狠狠磕了三个响头。起身,额上已是流血垂下。转而跪向太子道:“请殿下速速随臣离开。”
赵玉却只是满面泪水,一动不动,一直看着自己的父皇,恋恋不舍。老皇帝微微转一转眼珠,江源立地而起,携太子急速离去。赵玉却仍是频频回望,父子二人皆知此乃此生最后一次见面,早已心如刀绞。
太子走后,老皇帝强撑着身体,微微弱弱地道:“传睿王赵贤,还有三师三公及前六品大臣前来。”
睿王进来看此情境便知老皇帝大限已到,心下悲痛。刚才见太子哭哭啼啼又惊慌不已,料想时态有变。而此时父皇不宣别的皇子,唯独自己与太子。心下思量良多。却说这老皇帝看睿王进来,却好像再不能说一句话,只是抖着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棋盘。在旁伺候的太监立刻明白过来了,连忙捧着棋盘过来。赵贤悲悲切切陪着父皇下最后一盘棋,一边哭泣,一边对弈,也不着急。外边三师三公群臣皆俯首在地,虽然百余人却寂静非常。老皇帝棋走的非常慢,一局对弈,已经下了半个时辰,气息也越来越微弱。赵贤突然大声恸哭,一直跪下来磕头不止,砰在地上铿铿作响。老皇帝眼神微动,叫来了御笔金墨。写下诏书,废除太子,立睿王为帝。刚写完,便撒手人寰。赵贤听得御笔掉地之音,缓缓抬头,看老皇帝手垂在龙榻之侧,知其已驾崩,再看诏书,果然如自己所料,立他为帝。随即大呼父皇,声音凄冽惊天,外面大臣听闻声动,立即蜂拥而入,皆哭泣不止,顿时皇城内外一片哀嚎之声。
当群臣还在抹泪,却惊闻太监来报东宫走水,火势极大,已经烧了大半个太子殿。赵贤闻得,恍怔片刻,立马带人前往太子殿,却是火势通天,已无法挽回,思索片刻,命所有人赶紧灭火。整个皇宫挤满了宫女,太监,侍卫,还有众大臣。整个东宫火势通天,各种喊叫之声混杂。突听睿王一声惨叫:“皇兄!” 凄冽之声,周围官员听了都齐齐泪下。等整个大伙扑灭,各方人员安定,已经卯辰,天微亮。下人来报寻不到太子赵玉,只寻到一句烧焦的尸体,上面有太子贴身玉佩。睿王赵贤又是一翻悲痛不已,亲殓,封献王。幸东宫之人奉太子之命,按惯例连夜在青华阁为珍妃抄经书、放生、燃灯、超度,无性命之忧。群臣只叹万幸。睿王却盯着这些宫女太监,不言不语。众宫女惊异不定,抖如筛糠。过好一阵,才命其平身。
第二日新皇戴孝登基,改号微宗。却说这新皇帝登上龙椅,流泪不止,整个衣衫都哭湿了。昨夜已经哭了一宿,眼睛红肿,嗓子已经沙哑难鸣。却一直用手敲打自己的头,前额已经红肿,丝丝血迹映出来。大臣们担忧不已,纷纷劝阻却无效。
众大臣跪地劝说良久,新皇方开口道:“父皇驾崩,皇兄薨逝,他们必定黄泉孤独,寡人一人留下,坐在这龙椅上只觉得生不如死。寡人用手敲打自己的头,也不想独活,寡人要为他们殉葬。” 说吧,又是嚎啕大哭,又开始狠狠地敲打自己的头。群臣高呼万万不可。却无法阻止新皇帝继续伤害自伤,都纷纷看向姬司徒。司徒大人看看群臣,又看看高位上的皇帝,最后目光落在仅剩的两位亲王身上。花白的眉头紧紧皱成一个“川”字,嘴角哆嗦,脸一阵发白。
于是跪地奏曰:“万岁龙体贵重,孝感天地,先皇与献王泉下必定感知。但国一日不可无君,民一日不可无主,若万岁担忧先皇与献王殿下孤单凄苦,可由他人代为殉葬。”
此言一出,贞和,贞贵两位亲王诧异不定,心里陡然惊悚。看向龙椅,新帝更是猛烈敲击自己的头,鲜血直流,哭泣到:“寡人兄弟稀薄,只剩下成王和誉王,寡人怎能如此。”
看着皇帝馒头鲜血往下流,群臣一片惊慌,纷纷都看向两位亲王,行大礼道:“请两位殿下为国分忧,为君分忧”。
两位亲王却已经面色惨白,似乎跪也跪不稳了。片刻之后直立身体道:“臣弟等愿追随先皇与皇兄以殉葬,只望万岁怜惜臣弟母妃年迈,赐她们相国寺出家,为父皇与皇兄祈福。” 说罢叩首伏地。
新皇连忙从龙椅上跑下搀扶起两位皇弟,悲泣道:“两位皇弟此举等同救我性命,我必定以太后之礼侍奉两位母妃。” 说罢,抽出尚方宝剑,割下一缕头发。群臣惊异不定,只见新皇将头发分给两位皇弟,拉住手说:“断发如断命,我之命乃两位皇弟所救,只因国不可一日无军,不能随你们同去,甚为遗憾,此发代我与你们一起同生共死。”
群臣看如此一番兄弟情深,也都唏嘘不已,只姬司徒面色发青,俯首不动。
散朝之时,已经是酉时,众大臣皆疲惫不堪,各自回府。姬司徒毕竟年岁有些大了,跪了一天一夜,好不容易起身却险些栽倒,幸亏大儿子姬天瑜在旁扶持。父子两人正欲上马车回府,却听闻一太监小声道:“司徒大人稍等,万岁召您太和殿议事,请随我来。”
第2章 司徒升为定国王,声势响彻半边天
姬司徒父子进入太和殿,还没来得及行礼。皇帝便亲身前来迎接,声音嘶哑,说道:“司徒大人今日辛苦了,礼就免了。” 姬司徒赶忙谢主隆恩。
赵贤连忙拉着司徒大人的手道:“朕从小受司徒爱卿照顾和教导,何况司徒又是朕的亲舅舅,爱卿犹如朕的亲父一般。” 皇帝话还没有说完,姬司徒的老腿连忙跪下去,姬天瑜也随父亲一同匍匐在地。两人颤声道:“为君效力,乃是我等为臣本分,不敢居功。” 皇帝要去扶,这次却怎么也扶不起来了。赵贤看了他们一阵子,往前走了几步,又退回来几步,又走了几步,最后走到御台后面,坐稳说:“两位爱卿再不起身,朕也待跪下与二位爱卿说话了。” 为此言,姬氏父子赶忙起身。皇帝又道:“朕初登大宝,还需两位爱卿多多相助,如果没有姬爱卿,朕也坐不上这把龙椅。”
闻此言,姬氏父子又是一惊,腿一软跪倒在地。赵玉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转而说道:“姬司徒上前听封,姬司徒深明大义,仁智不凡,为国家贡献良多,今特封异姓王,封号定国,次子姬天凤封为世子。”
此一言一出,如惊雷炸耳,姬司徒只觉得天晕地陷,恰似巨石压头顶。姬天瑜一听也是魂不附体。两人连忙恳请帝王收回成命。赵玉不紧不慢,静静地看着这对父子,声音嘶哑地厉害,几乎快说不话来。却还是坚持说道:“朕已想定决心,爱卿无须多言。” 姬氏父子无奈只能谢主隆恩。
过了片刻,赵玉又问道:“姬二郎最近还好吗?朕儿时,我们还在一起玩耍,怎么年纪大了,反而越来越难见到他了。” 说这话,赵玉似乎温和了许多,想了想又说:“二郎不愿意做官,听说去江湖闯荡了?江湖亦险恶,他性格爽朗又耿直,怕会惹很多麻烦,他几时回府?。”
赵贤刚说完,司徒赶忙回话道:“犬子生性顽劣,辜负皇上一片苦心。又蒙皇上挂心,实乃他三生有幸。臣立即召他回府,觐见皇上。” 赵贤听完浅浅地笑了笑。说道:“不必召他回府,他什么时候想回来便会回来。” 这一笑让姬司徒有点哑然。因为赵贤很少笑,但也不哭丧脸冷若冰霜。因为赵贤总是很温和,温和地说这话,温和地处理政事,温和地对待每个人,既不生气,也不高兴。总一句话来说温润如玉,冷静沉稳,从不说一句废话,也不做一件费事。从没有特别喜欢的事物,也没有特别喜欢的人。处理事情和对待人公平公正,有理有据,赏罚分明。所以非常得群臣百官认可。所以这一笑,即便很浅地笑也让姬司徒感觉有些诧异,二郎什么时候和皇帝如此亲近了?虽然小时候一直在一起玩耍,可二郎到了十岁就被送去玉神顶学习武艺了。回去一定要问清楚,虽然他们是表兄弟,也要告诫他君臣之礼,可不能糊糊涂涂得罪了万岁爷。当然姬天瑜也在心里犯嘀咕。赵贤看着他二人神色,嘶哑说道:“二郎性格洒脱,品貌一流,气势如虹,朕很是喜欢,你们勿担忧。现下已经戌时,朕还要去为父皇守灵,你们且回去罢。” 姬氏父子叩谢万岁,姬天瑜扶着老父转回府。
赵贤并没有立即去守灵,他安静的坐在龙椅上,挥挥手,周围大大小小伺候的三十多人依次有序的离开,只剩下他一个人。宫灯映这他清隽的面容,睫毛像小扇子一样整整齐齐,长短有序。睫毛下的眼睛如一眼望不尽的深潭,鼻梁高挺,嘴唇不薄不厚,下巴微尖,明黄的袍子更映照面如芙蓉秋水,这一副相貌长在一个皇帝脸上,委实太清俊了些。他手支着头,眼睛微眯,是看非看瞧着手上的翠玉扳指。这真是一个上好的扳指,晶莹翠绿,不大不小的套在手指上。脑海中不断的思索着,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细细地,不停地琢磨。直到子时方才叫了宦官,排着仪仗。赵贤已一天一夜没有休息,没有进食,没有停歇,他眼睛肿痛,喉咙干裂,四肢疲惫,却依然挺直身体去为父皇守灵。直到第二日卯辰,昏倒在皇奠之前,群臣更觉新皇仁孝。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姬司徒回到家就感觉支撑不住,让大儿子扶着自己歪靠在榻上。姬夫人给他盖两床被子,仍觉得有些寒冷。姬大郎跪坐在下方,很是担忧。
姬司徒今年已五十有三,年轻时是征北将军,善用兵法,自身又有一些好武艺,少年郎,自然要扬名万里,自身又是士族大家,自然风光无限。后元宵花灯会遇到男扮女装的兵部尚书之女赵敏,两人一见钟情,恳请先皇赐婚,结为夫妻,自是一段佳话。后诞下三名男婴,大郎姬天瑜,二郎姬天凤,三郎姬天谨,更是锦上添花,完美无双。此事没过多久,姬司徒的小妹子被皇上相中,封为皇贵妃。后来又扩疆土,使北明国俯首称臣,一时更是声名大噪,封为姬元帅,往西征战,等西边西楚来俯,姬元帅班师回朝,为大司马。且姬天瑜后随父在朝为官,官从二品内阁学士。姬天谨自幼喜欢经商,又颇有头脑,不用说再过两三年也是肱骨之臣。唯有这二郎是个愣头青,不爱财,不爱权势,只一心要做一个江湖侠客。至此姬家已经铁花烧金珠,明珠照庭院,高朋贵客如朝堂。如今又封为定国王,更是登峰造极,至高至顶,在无人能及。
姬司徒对国家忠心耿耿,在他看来赵玉不适合当皇帝。虽然赵玉是性情中人,又太过良善。况且四位皇子赵贤又是自己亲妹妹所生,他沉稳冷静,睿智平和。所以自己这十几年一直对赵贤鞍前马后,任劳任怨。
第二日果然,为首大太监黄公公率宦官排队,定国王府金匾,亲王珠冠 ,四爪蟒袍,还有各种玉器金银赏赐,侍婢奴才。姬司徒带着一家老小,庄庄重重稳稳当当跪在院内,恭恭敬敬听命接旨。一时登门道贺之人络绎不绝,连最繁华的集市也比不了,水泄不通。如此整整忙活了三日整。
第3章 少年侠客回门转,宫殿之内会故人

章节列表

上一篇:全草原的大猫排队等我撸完本[强强甜文] BY:故乡异客 下一篇:反派魔头好像喜欢我[穿书]完本[系统] BY:以魂代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