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归来完本[耽美重生] BY:决绝

1 页, 《大少归来》作者:决绝
文案:好书尽在
顾家大少顾言梓因为性向问题离家出走当编剧的时候,遇到渣男被虐身虐心差点没命。
踹掉渣男,生活终于上了正轨的顾大少正打算继承家业迎接美好未来,不想竟莫名重生,回到了五年前。
早早把渣男踹开,顾大少找到上辈子救了自己一命的邻居帅“叔叔”,决定好好监督他的作息,一定不让“病弱”的他英年早逝。
多年后……
顾大少:到底是谁说这家伙病弱的?出来,我打死你!
六块腹肌的郑叔叔:呵呵!
郑嘉和攻,顾言梓受,攻比受大八岁,双方都有过前男友~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娱乐圈 重生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言梓,郑嘉和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顾家大少顾言梓重生了,重生在自己离家出走,正和渣男纠缠不清的时候。重来一次,他早早把渣男踹开,又找到上辈子救了自己一命的郑嘉和,决定好好监督郑嘉和的作息,一定不让“病弱”的郑嘉和英年早逝。
文里,顾言梓因为误会郑嘉和身体不好,做出了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而上辈子错过的两个人,也最终走到了一起。曾经做过的傻事再不去做,曾经的遗憾得到了弥补,重生后的顾言梓,终于收获了崭新的人生。
第1章
黑色的宾利缓缓驶入墓园的停车场。
车子稳稳地停在停车位上,紧接着后座的车门打开,出来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长着一张娃娃脸,皮肤白皙相貌出色,但他的表情冷冷的,也就平添了几分威严。
“你在这里等着,我上去看看。”顾言梓捧着一束菊花,对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道。
等司机应了一声之后,他就往不远处的公墓走去。
他家里人身体都好,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全都在世,再前面的长辈又都是在他出生前就去世的,他一般只有清明前后会跟着父母去扫墓。
但他时常会来墓地,毕竟他的救命恩人在这里。
这处公墓很大,里面的一个个坟墓更是在有限的地基上建得颇为豪华,顾言梓一路往前,很快就停在了一个坟墓前。
这坟墓的墓碑是汉白玉制成的,右上角镶嵌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男人三十多岁,笑容温和,雍容闲雅。
他从小就认识这个人,后来虽然分开多年,但这人在发现他有危险的时候,还是义无反顾地救了他。
可惜好人不长命,还没等他养好病上门道谢,这人就心脏病发去世了。
顾言梓默默地在墓前站了一会儿,才放下手上的菊花离开。
他回到车上,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让司机送他回家,然后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汽车缓缓开动,后座上的男人也缓缓进入梦乡。
***
B市安华大酒店。
安华大酒店是B市的老牌酒店之一,有将近四十年的历史,占据了市中心一大块区域。
它一度因为设施老旧经营不善等问题连年亏损差点开不下去,直到五年前被卖给明利集团。
明利集团将整个酒店拆除重建,进行现代化装修之后,安华大酒店总算起死回生,成了B市最好的酒店之一。
今天,安华酒店几栋主楼之一,牡丹楼被彭家包下,正在举行彭家大少爷彭靖弘和知名女星姜秀的订婚宴。
订婚不是结婚,按理只会邀请订婚双方的亲朋好友,但彭家不同。
彭家对彭靖弘的婚事非常重视,因此哪怕只是一个订婚宴,也举办的格外热闹。
但在这样的热闹里,总有人显得格格不入。
大厅角落里的沙发上,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正低着头捂着脸,独自坐在那里,浑身发颤,似乎是在伤心地抽泣。
“那是顾言梓?”
“就是他……”
“他怎么也来了,彭哥就不怕他闹事?”
“他能闹什么事情?他处处仰仗着彭哥,哪里敢闹事?”
“说起来,彭哥对他也太好了,不过是一个出来卖的……”
几个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年轻男子鄙夷地看着角落里的那个人,举着酒杯说着恰好能让那个年轻男子听到的“悄悄话”。
顾言梓猛地从梦魇中惊醒过来,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过是一个出来卖的”。
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样的鄙夷的话,他听过很多次,但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怎么现在还有人敢在他面前说?
顾言梓眨了眨眼睛,突然发现自己的眼里竟然含着泪花……
他无语地用手擦掉眼角的泪花,总算看清了周围的景象。
穿着礼服,妆容精致的男男女女手上拿着酒杯,正挂着得体的笑容相互交流,不远处,还有几个非常眼熟的人正用不屑的目光看着他。
这几个人不是应该过得贫困潦倒吗?怎么会穿得光鲜亮丽,出现在他面前?
顾言梓眉头微皱,突然意识到现在的情况不太对劲。
那几个说话的人,都是彭靖弘的朋友。
而彭靖弘,是他的前男友,他二十岁那年离家出走之后遇到的渣男。
他跟彭靖弘纠缠了五年,在两年前彻底分手,然后他走他的阳关道,彭靖弘走彭靖弘的独木桥,就彻底不相干了。
至于为什么是彭靖弘走独木桥……在他父母的关照下,彭靖弘也就只有独木桥能走了,甚至走独木桥的时候,还总有人给他找麻烦。
这两年,他回了顾家,在父亲的指导下开始接手顾氏,日子过得忙碌而又充实,从没梦到过彭靖弘,怎么今天突然就梦到了?
他记得他刚刚看过救命恩人,正打算回家,在这种情况下,他不是应该梦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吗?怎么反而梦到了这群人?
顾言梓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们一眼,抬起头仔细地打量周围的一切,然后突然发现……这场景有点熟悉。
这不是……彭靖弘的订婚宴吗?
彭靖弘订婚,是他跟彭靖弘认识两年后。
当时,彭家发现了他和彭靖弘的恋爱关系,彭靖弘的母亲几次三番找他的麻烦,让他苦不堪言,再加上其他的一些事情,他就跟彭靖弘大吵了一架。
然后,彭靖弘摔门走了,还手机关机让他联系不上。
彭靖弘一走,他就后悔了,毕竟他那时对彭靖弘爱到了骨子里。
他到处打听彭靖弘的消息,却什么都没打听到,直到彭靖弘的母亲趾高气昂地将彭靖弘和姜秀的订婚宴请帖扔在他面前,他才知道彭靖弘要订婚了。
按理这时候,他就该硬气一点直接跟彭靖弘分手,偏偏他那时候一头陷在爱情里,觉得彭靖弘一定有苦衷,最后竟是拿着请帖参加了那个订婚宴,打算跟彭靖弘要个说法。
在订婚宴上喝了一点酒,不慎喝醉之后,他还在订婚宴结束之后跑去质问彭靖弘。
彭靖弘把他从酒店带走,陪了他一个晚上,又说和姜秀是签了协议的形婚,只是用来应付彭父彭母的,甚至带着那份协议和姜秀来到他面前,让姜秀亲口跟他解释了一番。
他相信了,最终和彭靖弘和好如初。
后来姜秀挺着大肚子和彭靖弘结婚,他也在彭靖弘的忽悠下,以为那个孩子是试管的。
然而他想错了。
他那时一直以为自己和彭靖弘是两情相悦地在恋爱,可实际上……彭靖弘只把他当成了养在外面的小情儿吧?
顾言梓想到自己那时候的傻样,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当然,他并没有抽自己巴掌,只是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
他不想再做这个梦,只想快点醒来。
然而……他的右手掐在左手上,让他非常非常疼,但他并没有醒过来,他还好端端地站在宴会现场。
这一切,真实的不像做梦。
“顾言梓,你该不是疯了吧?”之前站在旁边议论顾言梓的人里的其中一个看到顾言梓的动作,取笑道。
“他就是疯了啊!彭哥不要他了,他可不就要疯?”又有人嗤笑。
“顾言梓,彭哥不要你了,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别的金主?”
顾言梓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站了起来。
彭靖弘的这些狐朋狗友不喜欢他,他一直都是知道的,这样的取笑奚落,在彭靖弘不在场的情况下,他听过很多次。
跟彭靖弘的那段感情,对他来说,堪称噩梦。
结果……他竟然又回来了?
顾言梓阴恻恻地看向自己面前的这几个人。
几个围在顾言梓身边的年轻人,表情齐齐一僵。
他们和彭靖弘关系极好,跟顾言梓也是见过很多次的,这顾言梓总是一副不屑和他们为伍的样子,让他们非常看不惯,再加上别的一些原因……他们找他的麻烦早就不是一次两次了。
但这样阴沉可怕的表情,他们却还是第一次在顾言梓脸上看到,不知为何竟有点被吓到了。
意识到这一点,这些人不免更加恼怒。
“顾言梓,彭哥已经订婚了,要不了多久就会结婚,你别再缠着他!”
“你不过是一个穷编剧,哪里比得上秀秀?”
“顾言梓,彭哥都玩了你两年了,早就把你玩腻了……”
顾言梓面无表情地朝那个口出污言的男人泼出去一杯酒。
他曾经有些自傲,不屑于跟这些到处混日子的纨绔一般见识……因此每次见到这些人,都是直接离开的,懒得跟他们一般见识。
但现在不同。
虽然隐隐觉得这不是做梦,但顾言梓也没打算忍下去。
被顾言梓泼了一脸酒的人轻叫了一声,用手擦去脸上的酒液,咬着牙愤怒地看着顾言梓:“顾言梓,你疯了!”
作者有话要说: 攻没有心脏病哦~上辈子死亡跟受无关,跟心脏病也无关~
第2章
彭靖弘的这几个朋友,是专门过来找顾言梓的麻烦,想要给顾言梓这个男狐狸精一点颜色看看的。
他们也笃定,顾言梓就算受了委屈,也一定不敢反抗。
他不过就是一个攀上了他们彭哥,才总算小有名气的穷编剧,难道还敢在这场订婚宴上闹起来不成?
所以,他们肆无忌惮地说着顾言梓的坏话。却怎么都没想到,顾言梓竟然敢泼他们酒!
他们这些人家里虽不是豪门,但也都不缺钱,再加上跟彭靖弘关系好,平常出去一直是被人捧着敬着的,就算是大明星见了他们,都要笑着打招呼,哪里受得了被人泼酒?
更何况还是被他们一直讨厌的人泼。
这会儿,被泼了酒的那人,都已经恨不得冲上去将顾言梓狠狠揍上一顿了。
但他不能这么做。
今天是彭靖弘和姜秀订婚的大好日子。
彭靖弘是他们认可的老大,姜秀则是他们从小捧在手心里爱护的妹妹,他们就算再生气,也不愿意破坏这两人的订婚宴。
“把他带走!”拿出手帕擦干了脸上酒液的人阴沉地说道。
其他几人立刻就朝着顾言梓走去,想要将顾言梓从这里带走。
他们这边是角落,周围没什么人,只要快点把人带走,就不会闹出什么动静……而到了外面,自然他们想怎么教训顾言梓,就能怎么教训!
然而,他们的反应虽快,顾言梓的反应却更快。
泼了酒之后,他就在想对策了,这会儿直接就将手里的酒杯砸在地上,又踩上沙发,绕开他们跳出了这个角落。
一跳出去,他就抢过一个侍从端着的一盘子酒,朝着那几个“大少爷”砸去。
那一盘子酒砸在彭靖弘的那几个朋友身上,酒液立刻就染湿了他们的西装,掉落的酒杯盘子砸在地上,又发出“哐当”声和玻璃摔碎的声音。
之前那个酒杯被砸碎的时候,因为声音并不响亮的缘故,参加宴会的人大多没有注意到。
但当这次一整盘子的酒杯被砸在地上……这边的骚乱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顾言梓看着彭靖弘的那几个朋友手忙脚乱的样子,拍拍手心情不错地笑起来。
回首往事,他一直觉得跟彭靖弘在一起的那几年,自己过得太憋屈了,甚至有点惨不忍睹。
明明是彭靖弘追求他的,但当他爱上彭靖弘,就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退让忍耐。
彭靖弘的母亲身体不好,因为彭靖弘的性向问题,已经几次被气到住院,于是他就不能再刺激这个可怜的母亲,不管彭母怎么骂他,都不能还嘴。
彭靖弘的朋友只是关心彭靖弘觉得同性恋这条路不好走,才会不喜欢他,于是哪怕他们一再奚落他,他也不能生气。
而彭靖弘……彭靖弘很爱他,为了他,已经承受了诸多压力,他又怎么还能闹脾气?
……
那段时间,他因为爱情,因为种种原因,都过得都不像自己了。
顾言梓这么想着,好奇地看向周围,而周围的人也在看他。
探究、好奇、惊讶、幸灾乐祸……各种各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但没有对他产生丝毫影响。
这个年纪的他,按理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和目光。
他本就不喜欢交际应酬,因为性向问题被家里人打了一顿,离家出走之后,更是再也没参加过这样的宴会,对这种场合能躲就躲,更不会在这样的地方闹事。
但现在的他不同。
他记得他一直以为的,厌恶他不要他的父母趴在他的病床前失声痛哭的样子,早已不怕被父母找到,再加上他已经跟着父亲进顾氏历练了两年,接触过各式各样的人,眼下这种场面对他来说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顾言梓很冷静,彭父彭母却已经被气疯了,彭靖弘和姜秀的脸色也非常难看。

章节列表

上一篇:男友种植指南完本[励志甜文] BY:长乐思央 下一篇:穿越之彪悍人生 Ag|官网+番外完本[穿越耽美] BY:北风吹